网站首页产品展示细胞系其他细胞 > L02人正常肝细胞(传代系)
L02人正常肝细胞(传代系)

L02人正常肝细胞(传代系)

产品型号:

所属分类:其他细胞

产品时间:2020-04-02

简要描述:L02人正常肝细胞(传代系)
品 牌: HyClone胎牛血清
货 号:SV30160.03、Sv30087.02、SV30087.03
规 格: 500ml
血 源: SOUTH AMERICA
温馨提示:本产品仅限于非临床科研用途。
运输保存及注意点:
1.干冰全程运输,保证您的使用!
2.-20℃,避光恒温冰箱,避免反复冻融!

详细说明:

产品名称:L02人正常肝细胞(传代系)​   

细胞规格:1-3×10^6细胞量

库存状态:现货

培养液:RPMI-1640+20% FBS

运输方式:常温顺丰运输和干冰顺丰运输

货 期:复苏细胞需要1-2周,冻存细胞的需要3-5天(特殊情况会有说明)

质 控:无支原体、无污染、符合标准

研究范围:仅供科研使用

L02人正常肝细胞(传代系)​  

品 牌: HyClone胎牛血清

货 号:SV30160.03、Sv30087.02、SV30087.03

规 格: 500ml

血 源: SOUTH AMERICA

温馨提示:本产品仅限于非临床科研用途。

运输保存及注意点:

1.干冰全程运输,保证您的使用!

2.-20℃,避光恒温冰箱,避免反复冻融!

  我司主营产品是国内传代细胞和细胞培养相关的生物试剂。GIBCO、HyClone、NTC、SIGMA、 BI 、GEMINI、PAN和SBI无外泌体血清等高品质血清。常规液体培养基、胰酶、双抗、无血清冻存液、日本三菱产品、ELISA 试剂盒、Sigma现货试剂等产品。售后完善,我们以饱满的热情欢迎新老客户选购!

  一种此前并不为人所熟知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全球开始传播,感染了超过10万人(新闻发布时的数据),而且目前感染人数还在持续上升,有效的应对措施需要有用的工具来帮助监测病毒的传播,同时研究人员还需要了解机体免疫系统如何对病毒产生反应。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Cell Host & Microbe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美国La Jolla免疫研究所等机构的科学家们就通过研究首次分析了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机体有效免疫反应的潜在靶点,如今研究人员能利用已知的冠状病毒的数据来预测SARS-CoV-2的哪些部位能够激活宿主的免疫系统反应。

  当宿主免疫系统遭遇细菌或病毒感染时,其会瞄准微小的分子特征,即所谓的抗原表位(epitopes),抗原表位能促进宿主免疫系统的细胞有效区分外来侵入者并对其进行集中攻击,而获得完整的病毒表位图谱及其免疫原性对于研究人员开发新型疫苗或改善当前疫苗来帮助有效抵御COVID-19至关重要。

  研究者Biol.Sci表示,目前,关于病毒的哪些片段会引起宿主机体强烈的免疫反应,我们所掌握的信息非常有限,了解某些病毒区域的免疫原性,换句话说,也就是免疫系统会对病毒的哪些部分产生反应,对于开发新型候选疫苗并评估其疗效至关重要。如今科学家们并不清楚人类免疫系统如何对SARS-CoV-2产生反应,而研究人员已经研究了免疫系统对其它冠状病毒的反应,并获得了大量的抗原表位数据。
    目前其它四种冠状病毒也正在人群中传播,其通常会引发轻微的症状,据估计,其在所有季节性流感中也仅占到了四分之一的比例;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并引发严重的疾病,就好像2003年的SARS-CoV和2008年的MERS-CoV以及2019年的SARS-CoV-2。研究者Alba Grifoni博士说道,SARS-CoV-2与SARS-CoV的亲缘关系zui为密切。这项研究中,我们对基于来自研究所免疫表位数据库(IEDB)的可用数据进行分析,绘制了SARS-CoV已知的抗原表位并将相应的区域映射到了SARS-CoV-2上。IEDB含有来自3600种不同物种和病毒病原体资源库中的60万个已知的表位。
    研究者表示,他们能将10个B细胞表位映射到新型冠状病毒上,由于SARS-CoV-2与SARS-CoV具有高度的序列相似性,因此在SARS-CoV中具有免疫优势的相同区域也很有可能在SARS-CoV-2中也有优势。这些区域中有5个区域是在刺突糖蛋白中发现的,刺突糖蛋白能形成病毒的“冠状”结构,其中2个区域存在于膜蛋白中,膜蛋白能嵌入到包裹病毒基因组的保护性蛋白外壳的膜中,另外3个区域位于构成外壳的核蛋白中。
    在相同的分析中,研究者还发现:T细胞的表位也多与突触糖蛋白和核蛋白有关,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中,研究人员利用表位预测算法来预测线性B细胞的表位。来自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研究人员zui近研究确定了突触糖蛋白的三维结构,这就能够帮助本文研究人员在预测表位时将蛋白质的空间结构考虑进去,同时这种方法也证实了他们之前所预测的两个可能的表位区域。
    为了证实基于SARS-CoV同源性所鉴定出的SARS-CoV-2 T细胞表位,研究人员比较了不同的抗原表位,利用相同的方法,研究者验证了根据与SARS-CoV序列相似性所确定的17个SARS-CoV-2 T细胞表位中的12个。zui后研究者Sette说道,实际上我们发现,很多B细胞和T细胞表位在SARS-CoV-2和SARS-CoV之间具有高度保守性,这或许就为开发新型疫苗奠定了基础,靶向作用这些区域的疫苗策略或许能够帮助机体产生特殊的免疫力,不仅能提供交叉感染的保护能力,还能有效抵御病毒未来的进化。

  常规的细胞实验,受消化影响不是很大:如果不用胰酶去孵育而使用润洗的方法消化的话(难消化细胞例外)。但少数实验,比如病毒包装,对细胞代数,对细胞状态要求极高。这个时候,胰酶消化,就是润洗,都会对细胞包装病毒的能力有影响,传代次数一多,细胞包装能力就会逐渐下降。这个时候都不用胰酶消化,用一些盐溶液(不是EDTA液)即可。这些盐溶液通过影响细胞外基质相关酶的活性,来使得细胞脱离基质附着表面,但不切割任何蛋白。

PBS洗涤:消化之前用PBS洗涤,是常见的操作,因为血清中含有抑制胰酶的蛋白。对于一些难消化细胞,可以配制不含Ca,Mg离子的PBS,因为这些离子也会抑制胰酶的活性。但对于绝大部分细胞用胰酶或者EDTA溶液润洗即可消化,不需要配制不含Ca,Mg离子的溶液。

每段时间定期对细胞房、培养箱&水盘、水浴锅、废液桶等容易染菌的个角落细菌、真菌等微生物的清除,每次操作完都整理好细胞房,带好手套、口罩、鞋套,防止人为因素污染。

   MCF7/Taxol人乳腺癌紫杉醇耐药株、HCT8/5-fu 人回肠直肠腺癌细胞五氟尿嘧啶耐药株、LOVO/5-FU 人结肠癌细胞五氟尿嘧啶耐药株、HCT116/L人结肠癌奥沙利铂耐药细胞、HL60/ADR人早幼粒急性白血病细胞耐阿霉素株、PC9GR(PC9R)人肺癌细胞耐吉非替尼、LOVO/ADR人结肠癌细胞阿霉素耐药株、HNE1/DDP人鼻咽癌细胞顺铂耐药株、SGC7901/5-fu人胃癌细胞五氟尿嘧啶耐药株、A549/DDP人肺癌细胞顺铂耐药株、MCF-7/DDP人乳腺癌细胞顺铂耐药株、A549/ADR人肺癌细胞阿霉素耐药株、SGC7901/DDP人胃癌细胞顺铂耐药株、SKOV3/DDP人卵巢癌细胞顺铂耐药株、HELA/DDP人宫颈癌耐顺铂细胞株。

  3T3-L1 小鼠胚胎成纤维细胞、NIH/3T3小鼠胚胎细胞、Raw264.7小鼠单核巨噬白血病细胞、B16-F10小鼠黑色素瘤高转细胞、B16 小鼠黑色素瘤细胞、CT26.WT小鼠结肠癌细胞、SV40 MES 13小鼠肾小球系膜细胞、F9 小鼠畸胎瘤细胞、MLE-12 小鼠肺泡上皮细胞、Sp2/0-Ag14 小鼠骨髓瘤细胞、BV2 小鼠小胶质细胞、DC2.4小鼠树突状细胞、U14 小鼠子宫颈癌细胞、M-NFS-60小鼠骨髓性白血病细胞、mMSC小鼠骨髓间充质干细胞、HL-1小鼠心肌细胞、TM3 小鼠睾丸间质细胞、k7m2.wt小鼠骨肉瘤成骨细胞、mc3t3 e1小鼠胚胎成骨细胞前体细胞、hepa1-6 小鼠肝癌细胞、SP2/0小鼠骨髓瘤细胞、HT22小鼠海马神经元细胞系、MC38小鼠结肠癌细胞、mpc5小鼠足细胞、4T1 小鼠乳腺癌细胞、ANA-1小鼠巨噬细胞、TM4 小鼠睾丸支持细胞、STO 小鼠胚胎成纤维细胞、bend.3 小鼠脑微血管内皮细胞、J774A.1小鼠单核巨噬细胞、H9C2 大鼠心肌细胞、PC-12(低分化) 大鼠肾上腺嗜铬细胞瘤细胞(低分化)、PC-12(高分化) 大鼠肾上腺嗜铬细胞瘤细胞(高分化)、AR42J 大鼠胰腺外分泌细胞、IEC-6 大鼠小肠引窝上皮细胞、RT4-D6P2T 大鼠神经鞘瘤细胞、INS-1 大鼠胰岛细胞瘤细胞、NRK-52E 大鼠肾小管导管上皮细胞、BHK-21 仓鼠肾成纤维细胞、

PK-15 猪肾细胞、Duckembyro 鸭胚胎成纤维细胞、vero 绿猴肾细胞、Hep3B人肝癌细胞、HPAC人胰腺癌细胞、HT-1376 人膀胱癌细胞、JAR 人胎盘绒毛癌细胞、KNS-89 人脑胶质细胞瘤细胞。

双抗 15140-122、SV30010

胰酶 25200-056、SH30042.01

GIBCO 胰酶 25200-072

DMEM高糖培养基 C11995500BT

DMEM低糖培养基 C11885500BT

PBS C10010500BT

1640培养基 C11875500BT

DMEM/F12 C11330500BT

MEM培养基 C11095500BT

α-MEM C12571500BT

DMEM低糖 SH30021.01

DMEM高糖 SH30022.01、SH30243.01

DMEM/F-12 1:1 SH30023.01

MEM/EBSS SH30024.01

PBS缓冲液 SH30256.01

α-MEM SH30265.01

RPMI-1640 SH30809.01

DPBS SH30028.02

185310-5G I4381 467871-250G C4642-25G G4410 SML0223-10MG 229520-10G C6780 V900471-25G 482315-1G C8356 V900922-100G 429732-1G V1255 L9283-10MG C3306-100G 246171 L2378-10MG E6511-100G I5500 A41801-100G P7629-10G I6634 65760-250ML A7302-250G 255327 86578-250ML A7085-100G S0130 V900486-250G

T5648-1G P8169 63689-100ML-F T5648-5G 269913 G5422-100G 85256-50MG PVP40 P2126-100G C2204-250G 77627 78830-1G‍ 77403-100MG L1012 P9762-25G

163333-25G D4551 131164—25g 56485-1G P1860 C4582-10MG 56485-250MG D2926 PHR1396-1g A6141-500G T7875 03128-5ML-F 71649-500G G8270 I3377-5G

71650-1KG C6762 C7397-1G B6768-500G *09713 471283-100ML V900267-500G 15222 R0395-1MG B7901-1KG A7030 706329-1G C1016-500G L2630 74738-5ML

C4901-500G D9515 471933-5g V900266-500G D2650 R8781-200UL C5670-500G D2650 S7276-25G C5670-100G D2650 N9125-10G C1016-100G D2650 483028-10G

S9638-25G D2650 412805-100ML 439800-5G G4507 21479-1ML 236489-100G 335681 524980-1L F2877-500G A9251 F8263-500g F2877-100G D9515 79255-100MG

31232-250G C1184 76524-100MG 334065-50G R2625 650471-1L‍

203521-100G 75688 V900830-5G 262072-25G T7505 V900852-25G

379816-1G 193992 43820-10G C4151-5G T1503 D0550-100G

71643-250G B8026 52976-1MG-F 30435-500G C3389 P3803-100ml

I1406-250MG C3667 A7906 R3875-10MG B5887 82524-1KG‍

398853-5G C8356 T46108-100G 61197-250G H4272 P1609000

M7634-100G D8418 158534-10G V900271-500G D2629 383112-100G

63138-250G S5631 T2036-100MG M1880-500G C7698 14400-100MG

223506-25G A2058 A7085-100G 223506-500G P3932 K1512-500G

C7902-500G 219703 15972-5ML-F C5080-500G R7632 72609-100MG

21097-250G 12072 S3132-100MG 12022-1KG G3632 C2932-5MG

105937-5G S4641 R0901-100ML 459097-5G G9268 119660-25G

A6014-10G C9752 209465-25G B4554-25G T0303 R8004-5MG

258024-5G M4125 32417-500MG T3251-25G S5390 S8875-500G

B6149-25MG T2885 04269-1KG 11569-25MG C7902 206075-1G

71162-25G 230251 205796-2G N1376-25G A9434 E9508-100ML

G0639-5G-9 P1379 21479-1ML 381071-25G S5761 G25150-50G

B0750-500G M3516 17843-250G 73677-250MG S7795 A4106-25G

L2884-10MG C6905 65969-10MG L2884-5MG C6288 T9250-5G 

C2885-25G C0406 S9251-100g L8533-250MG S5761 P9380-5G

62613-250G P9155 13180-100ML 518018-10G L2880 A88182-100G

09830-500G A2427 21719-5ML-F 324817-250MG D5879 202185-25G

Hyclone胎牛血清SH30084.03  、Hyclone胎牛血清SH30406.02  、Hyclone胎牛血清SH30406.05 、Hyclone胎牛血清SH30396.03  、Hyclone胎牛血清SH30070.03

特级胎牛血清 SH30070.03E 、Hyclone胎牛血清 SH30370.03  、活性炭/葡聚糖胎牛血清 SH30068.03  、活性炭/葡聚糖处理胎牛血清,热灭活 SH30068.03HI 、

马血清SH30074.03  、乌拉圭胎牛血清SV30087. 03 、Hyclone胎牛血清SH30071.03 、Hyclone胎牛血清SV30160.03。

BOVOGEN胎牛血清 SFBS 、BOVOGEN新生牛血清 SNCS。

PAA 普通胎牛血清FBS A15-101 、PAA 优等胎牛血清FBS A15-151。

BI优等胎牛血清 04-001-1ACS 、BI ES级别胎牛血清 04-002-1A 、BI 间充质胎牛血清 04-400-1A 。

Corning胎牛血清 35-076-CV。

PAN胎牛血清FBS P30-3302  、PAN胎牛血清FBS ST30-3302 、PAN ES级别胎牛血清 ST30-2602 、PAN胎牛血清Plus ST30-3302P ;

NTC优等胎牛血清 SFBE、TCB胎牛血清 101ZC。

Gemini优等胎牛血清 900-108 、Gemini特级胎牛血清 100-500  、Gemini科研用人AB血清100-512 。 

Sigma 特级胎牛血清F2442 、Sigma正常人AB血清 H4522 。

SBI 无外泌体血清 EXO-FBS-50A-1。

GIBCO胎牛血清盒装A31608-02、GIBCO马血清16050-122、GIBCO 胎牛血清10270-106、双抗15140-122、SV30010  、胰酶 25200-056、SH30042.01 、GIBCO 胰酶 25200-072。

   SARS-CoV-2让世界陷入了恐慌,它具有高度传染性,可导致严重肺炎并伴有呼吸窘迫(COVID-19)。世界各地的研究小组正在努力开发针对SARS-CoV-2的活性物质。

  对病毒的功能蛋白的结构分析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蛋白质的功能与其三维结构密切相关,如果知道了这种三维结构,就有可能识别活性物质的特定攻击点。
如果想破坏SARS-CoV-2复杂的自我复制功能——不能简单地采取行动。相反,我们需要创造一些复杂的分子,这些分子将正好与COVID-19zui脆弱的部分相吻合。也许,SARS-CoV-2中zui脆弱的部分应该是它的主要蛋白酶,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SARS-CoV-2需要它的主要蛋白酶Mpro或3CLpro(SARS-CoV-2 Mpro)来形成病毒复制复合体。

  如果蛋白酶和药物具有互补的三维形状,则可以用抗病du yao物抑制这种蛋白酶。幸运的是,吕贝克大学的科学家们完成了一项结构研究,这个研究使得设计适合的药物的任务变得简单了一点。

  由吕贝克大学教授Rolf Hilgenfeld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利用来自柏林亥姆霍兹柏林中心(HZB)的同步加速器源BESSY II的高强度x射线,破解了未与配体结合的SARS-CoV-2 Mpro和与a-羰基酰胺抑制剂结合的SARS-CoV-2 Mpro的复杂的三维结构。

  相关的研究成果于3月20号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题为“Crystal structure of SARS-CoV-2 main protease provides a basis for design of improved α-ketoamide inhibitors”。

  HZB大分子晶体学(MX)研究小组的负责人Manfred Weiss博士说:“对于这些zui相关的问题,我们可以提供快速通道来使用我们的仪器。”在所谓的MX仪器中,微小的蛋白质晶体可以用非常明亮的x光进行分析。这些图像包含了蛋白质分子的三维结构信息。然后用计算机算法计算蛋白质分子的复杂形状及其电子密度。

  这篇文章的作者指出:“这个(抑制剂)是从以前设计的抑制剂中衍生出来的,在吡啶酮环中加入了P3-P2酰胺键,从而提高了化合物在血浆中的半衰期。基于该结构,我们开发了的先导化合物成为一种SARS-CoV-2 Mpro强有力的抑制剂。为了确定抑制剂的吡啶酮环与靶标的三维结构的兼容性,科学家们以1.75 Å的分辨率确定了晶体结构。”

  Rolf Hilgenfeld是世界著名的病毒学专家,在2002/2003年的SARS大流行期间,他已经开发了一种抗SARS病毒的抑制剂。2016年,他成功破译了寨卡病毒的一种酶。由他领导的科学家们进一步在老鼠身上测试了他们的主要抑制剂化合物。该抑制剂名为13b,通过吸入途径给药,耐受性良好,小鼠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

  目前,科学家们断言,将这种化合物直接注入肺部是可能的。科学家们强调,他们的工作可以为开发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提供一个框架。

  “现在,我们的抑制剂必须开发成一种药物,”Hilgenfeld宣称。“为此,我们必须让一家制药公司参与进来,因为只有这样,公司才有资源资助临床试验。”他补充说。他希望得到一个由公司和公共研究机构组成的联盟(一个公私合作伙伴关系)的支持,据报道,该联盟目前正在起步阶段,是欧盟委员会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行动的一部分。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抑制剂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转化成一种抗冠状病du yao物。”他说。“如果一切顺利,这种药物可以用于SARS-CoV-3,但在目前的疫情中肯定不行。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将抗病毒研究与SARS-CoV-2等新病毒的反复暴发分离开来,并确保实现更可持续的药物开发。”

  在冠状病毒的生命周期中,主要蛋白酶是一种关键的酶,它处理巨大的多聚蛋白——病毒RNA在进入人类细胞内部后zui初被翻译成这种多聚蛋白。蛋白酶从多聚蛋白中切割出12个更小的蛋白质,而这些蛋白质又是复制复合体的组成部分,参与病毒RNA基因组的复制。“如果我们成功地抑制了主要蛋白酶,”Hilgenfeld解释说,“我们就可以阻止病毒的复制。”

  他们正在优化小分子甲酮酰胺抑制剂,目前的进展为进一步开发可以抑制主要蛋白酶的其他化合物奠定了基础。

 



留言框

  • 产品:

  • 留言内容:

  • 您的单位:

  • 您的姓名:

  • 联系电话:

  • 常用邮箱:

  • 详细地址:

  • 省份:

  • 验证码:

    请输入计算结果(填写阿拉伯数字),如:三加四=7

 相关同类产品:
人卵巢癌细胞DDP耐药株OVCAR-3/DDP(热销)  人卵巢癌细胞顺铂耐药株COC1/DDP(热销)  人肝癌细胞HepaRG-GFP 
人甲状腺癌细胞B-CPAP  人胃癌细胞NCI-N87  ECV304人膀胱癌细胞 
EH-GB1人胆囊癌细胞  J82人膀胱癌细胞  转入LMP1基因人鼻咽癌细胞hne1-lmp1 

电话咨询
  • 15371470969
  • 18962181346